日之丸与狼

因热衷攀高而升学,为一己私利而读书

《冬日的狼群后遗症》【短篇ooc无脑糖,伊万第二人称】

重度ooc加谜之文笔文风预警
只是yy了好久这样的立陶的产物
咸鱼拼死贡献一点粗粮,后续肉渣预警
设定注:国 家的守护神一般是其象征动物,立小时候跟了铁狼很长时间所以叫铁狼父亲
求你们看时别带脑子orz.....

你一直觉得托里斯有时很像是什么动物,不论是外表、神态还是反应。
天冷时若你与他同寝,即使入睡时你没有伸手搂住他而他也不肯靠近你,第二天醒来时你也总能发现胸口偎着一团毛茸茸的棕色。他的脸颊贴着你结实的胸膛,整个人蜷成一团缩在你怀中。你知道他怕冷,莫 斯科的冬天似乎总比维尔 纽斯冷得多,远不如你所向往的南方温暖,但也正因为此你才能在那些寂静的冬日清晨有幸欣赏到这幼兽般温驯可爱的姿态。比这更令你享受的是,在他还没完全清醒时,你若动作温柔些给他顺顺那一头棕发,他也会满足地轻蹭你的手掌或是胸口,喉咙深处还会发出几声含混不清,像是犬类撒娇的呜呜声。你喜欢极了他这时还未设防的单纯样子,而且要知道他主动对你做出亲昵举动是很难得的事,害羞保守的性格和对你的惧怕使他几乎从不在意识清醒时这样做。
这天早晨,又是你第一个醒来,窗外下了一夜的雪还将停未停。低头一看,怀中果然还是那团毛茸茸的棕色,只是上面多了一对同色的狼耳,正微微抖动着。
你有些惊异,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轻轻戳弄了几下那对狼耳想验证真假。狼耳不耐烦似的甩开你的手,怀中熟睡的托里斯微皱了下眉,咕哝了一声像是抱怨。
所以说......这是真的耳朵咯?你一下子来了兴致,两根手指捏住右边狼耳,反复揉捏摩挲,感受着那一小块包覆着软骨的皮毛不同于托里斯头发的触感。
“恩.....”托里斯在你怀中颤了颤,睁开了迷蒙的碧绿色眼睛,从狼耳传来的痛痒感把他弄醒了。“伊万先生不要碰.....很痒。”他现在的样子配上狼耳,倒颇像一只刚睡醒,毛发乱蓬蓬的棕色小狗——尽管那其实是头曾被你拔了獠牙的狼。
你放开他,坐起身披上衣服。“托里斯,我想知道这个,”你又摸了摸他的狼耳,“到底是哪里来的,又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出现?”
托里斯挣扎着想裹着被子坐起来,最后似乎是因压痛了哪处失败了,索性直接趴在床上回答你。“那个......是因为诞生时第一个就见到父亲所以有了狼耳朵,之后也在父亲的狼群里待了一段时间。被接到人类世界之后狼耳就慢慢消失了,但是它还是不时会冒出来。”托里斯抚弄着自己头上的狼耳,脸上渐渐展露出微笑“好多年没有冒出来过了呢,真怀念啊.....”
“所以说,托里斯有时候像小动物一样也都是因为小时候和狼一起生活过吗?”托里斯称他的守护神铁狼为父亲,但从未和你提过原因,现在你终于明白了。
“诶.....像动物一样?我吗?”托里斯有些没反应过来。原先和铁狼睡在一起时自己是很喜欢贴在他身侧或是腹部,但后来自己也只是习惯蜷着睡而几乎不会贴近旁边的人。现在早上经常在伊万先生怀里醒来,难道是自己又......明明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你看着托里斯精彩异常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噗呼呼,托里斯居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呢,看来是很喜欢这样嘛~”他这副样子真好玩,你想,心中的恶趣味油然而生。“既然有狼耳朵了,那也应该有尾巴才对吧?”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伸进了被子里。
“!!伊万先生请不要乱摸!”托里斯想拉开你不老实的手,却被你按着无法动弹。你的手沿着他背上突出的脊椎骨一路滑下,在尾椎处果然摸到了一段有柔软长毛的东西,你触到的形状告诉你那确实是条狼尾。被抓住尾巴的托里斯整个人直接僵住,倒是任你在被窝里把那条尾巴摸了个够。
“伊万先生.....我们现在可以起床了吗.....”托里斯对你的恶作剧还是一如既往地毫无办法。“我得准备早餐,还要在晚上的酒会之前把耳朵和尾巴藏好.....”他一边费尽心思找着让你放开他的理由,一边想从你手中抽出尾巴。
你把手中的狼尾抓紧了些:“只要托里斯答应万尼亚一件事就可以哦~”
托里斯的嘴角抽了抽,以经验看接下来往往没什么好事,但他又拿你有什么办法呢?“.....好吧,请问是什么事情?”狼耳郁闷地耷拉下来。
“不要把狼耳朵和尾巴藏起来嘛,明明很可爱。”几乎是恳求的语气再配上有点委屈的表情。你无比确定他最后会答应的。“就算藏起来了也很不舒服的,而且大家都会看出来很奇怪啦。”所以就不要遮起来嘛,想想你被大家围着最后只能向我求助的困扰样子就觉得很有趣呢。你当然不会把另一部分想法也让他知道。
托里斯在反复确定你的话中没有他所预料的陷阱后,终于带着些犹豫答应了。“好,好的....所以伊万先生您现在能放开我了吗?”
“果然托里斯最好了~”你信守承诺地松开他的尾巴,又奖励般地在那头棕发上乱揉了两下,才翻身下床穿好衣服。
_end_

后续
你想让托里斯把耳朵尾巴光明正大地露在外边去参加酒会不是个错误的决定——当然,也算不上正确。
虽然如你设想,整个过程中的确收获极高回头率,围拢来的众国总伸出手触摸他的狼耳也的确让寸步难行的他不得不向你投以求助的目光。但上去就扯他尾巴之后还各种不让你靠近他的菲利克斯实在是让你想把他从托里斯身边拖走再狠狠抡上两水管——当然,如果你真这么做了,估计你一周内都别想再动托里斯一下,这对想多蹂  .  躏几下那对狼耳和尾巴的你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结果。
于是也许是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或是满足你不知何时开始的奇怪幻想,当天夜里你盯着怀中熟睡的托里斯,将手伸进了他的睡裤里。
他为了求你动作轻些而拼命摇尾巴想讨好你的样子真是可爱。

评论(3)

热度(28)